对头冤家(对头冤家的意思是什么)

顾和一起在高校教书。他们俩都是班主任。

两个人已经秘密结婚两年了。单位里没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只知道是关系不好的同事,仅此而已!

他们两个能结婚,仅仅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父母交情很好,所以从十岁开始,谷牧就天天看着安然,喊着媳妇。这边,也在给顾打电话的孩子,直到他们两个都参加工作,两家人开始结婚!

顾和安龙儿从小就是死对头,谁也不能服从谁。所以听说两个人结婚有一万个反对。

这时候正好安的父亲病重,生命垂危,他们只好先把结婚证拉过来,让安的父亲放心。

两个人没办过婚礼,所以只是同事!

没想到转眼间他们已经秘密结婚两年了,两家也催过婚,但两人都以工作忙为借口蒙混过关。

工作上,同事们只知道不是很好的同事,回到家就是一对冤家对头!

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都有自己的房间和领地。

顾和安然从小在一个班,都是班里的学霸。每次考试成绩出来,他们都是最紧张的,因为天知道他们为了第一名付出了多少心血!

他们的竞争意识从开学第一天就开始了。两个家长发现他们在偷偷打架后,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有竞争就有压力,有压力就有进步,所以他们两个长辈从来不用担心功课。

从小学到大学,两人一直是同学,也是死对头。

参加工作后,两个人陆续上课,然后开始了课间的较量。

这一天在教室办公室,安然感冒了,一直流鼻涕。

顾看了她一眼,说道,“安龙儿老师生病的时候会休息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安龙儿擦了擦鼻子,白了他一眼,道:“谢谢顾老师的关心。只是小感冒!”

顾明杰轻轻扯了扯嘴角,说道,“安龙儿老师确定只是小感冒吗?我想,就算安然老师感冒了,也一定是不寻常的感冒。”

安然瞪着他说:“顾老师还是要收他的坏思想!”!小心点。"

顾明杰斜了她一眼,说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我瘦得像只小鸡。我每三天就生病一次。”

瞪着他说:“顾老师为人师表。请注意你说话的质量。”

顾明杰轻轻扯了扯嘴角,说:“我只是陈述事实!”

安龙儿拍着桌子说:“什么事实?你就是那个小妞?”就这样,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办公室其他同事都习惯了,大家还在悠闲的喝茶。

晚上回到家,没吃饭就回房间了。顾明杰撇撇嘴,然后我去厨房做饭了!

两个人的厨房是共用的,但是材料是分开的。

顾煮了一碗海鲜粥和两个小菜。正当他要吃饭时,慕安突然来了。

安问顾明杰:“安然怎么样?”顾明杰干笑一声说,“安龙儿感冒了。我刚给她煮了粥,准备请她吃饭!”

慕安松了一口气说:“还是你女婿想得周到。你去叫她,我先给她热热药膳。”

顾明杰咯咯地笑着说:“好的妈妈!”然后他急忙给安龙儿打电话。

当顾推门进去的时候,安龙儿正在换衣服。他抬头看见了安龙儿的白蜂腰。当他看到这一幕时,他的眼神突然变了!

听到安全开门的声音后,她害怕的尖叫了一声,然后漫不经心的穿上了衣服。她回头看着他说:“你在干什么?”顾明杰赶紧嘘了一声,说:“你妈来了!”

安龙儿没好气地说:“那你就别敲了?”

顾眼睛一亮,说:“你妈让我请你喝药膳。”

安然撅着嘴说:“为什么我什么都要喝,你却不喝!”

古明杰说,“当然,我看起来很健康。”

安龙儿白了一眼说:“那倒不一定。有些男人就是没用!”

顾瞪着她说:“你信不信,今晚我让你好看!”

就在安冉想回嘴的时候,慕安开始在外面喊,“安冉出来喝药。”

安龙儿瞪了他一眼,匆匆出去了。

顾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莞尔!

安给她灌了药膳,说:“安龙儿,快喝。你姑姑和奶奶托人拿了这个药膳药方。太棒了。你姑姑媳妇喝了就有了。”

安然白了她一眼,说:“妈妈,我告诉过你,我们现在不要孩子。”

慕安瞪了她一眼,说:“你现在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想拥有的时候就会拥有。”

顾走过来,坐在安龙儿身边说,“妈!我喜欢孩子,就是要安全!”

安龙儿回头瞪了他一眼,顾看上去人畜无害,冲她微微笑了笑。

慕安盯着她说,“安龙儿,你多大了?女人生孩子的黄金年龄只有几年。再往后,输卵管就会堵塞。”

安龙儿没好气地说:“有什么事堵着,别瞎说好不好?”

顾明杰笑嘻嘻的说“妈!我们会努力,争取明年让你抱孙子。”

安龙儿震惊地看着他,心里想,“这个混蛋,我们以前一起玩掩护。今天是怎么回事?故意把我往火坑里推。”

就在慕安和顾杰明星谈论宝宝的时候,安龙儿轻快的声音传来,“妈妈!有些事,女儿不好意思说。你很容易让明杰感到压力。最初,他是...唉!”

慕安不自然地说,“明杰怎么了……”顾听到这句话气得脸都绿了。他说:“妈妈,我没事!”

安龙儿假装不好意思地说:“明杰,妈妈以前去过,她能理解你。”

顾明杰生气地说,“别再胡说八道了!”安冉红着眼睛看着他,表情可怜。

安的母亲脸色苍白,说道:“明杰,我知道你现在进退两难。妈妈不是外人。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生安然的气!”

安龙儿拉着顾的手,对说,“妈妈,不会为难我的。他一直对我很好!”说到这里,她的眼眶微微有些红。

顾没想到她会设计这么多剧本。他黑着脸看着她,然后抱住她说:“傻瓜,你为什么哭?”

安然没想到他敢抱她,她哭的脸都红了。

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关系。我跟小樱商量一下这件事,然后我看去哪里查!”

顾放开安龙儿,尴尬地说,“妈妈,我真的没事。只要你告诉我妈妈,这将是一件大事。”

慕安尴尬地说,“好吧,我不谈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吧!”

小安走后,顾直接把她拖进了卧室。

安龙儿尖叫起来,“顾,你在干什么?放开我!”

顾将她扑倒在床上,脱去衣服,咬牙切齿道:“我这么高高低低,今晚整个孩子都要出来,不然我的名声就要被你毁了。”

安龙儿挣扎着说“顾!你敢欺负我?我去告诉你妈!”

顾明杰把她放在床上,黑着脸说:“那我就告诉你妈你是怎么陷害我的。”

安然靠近他后,她的脸变红了。她看着他说:“顾明杰,你不能这样对我!”

顾用鼻子蹭着她的脸说,“为什么不呢?我们是合法结婚的。”

安然的皮肤白皙细腻。顾明杰摸了一下后,他的心开始怦怦直跳。

安龙儿结结巴巴地说,“不要...难道,我不能吗...错了?”

顾的双手与她的双手交织在一起,声音嘶哑。“现在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已经太晚了。”

安冉压下心中的慌乱,瞪着他说:“顾明杰,你输在我脚下了!”

顾明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你怎么知道你不会臣服于我的荣耀?”

安冉瞪着他说:“你一直讨厌我,但现在你看起来很饿。你没输吗?”

顾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坐起来冷哼一声说道,“谁饿了?我是想吓唬你!”

安全下床,然后指着门说:“那现在请你出去!”

顾明杰盯着她说:“你好吗?”谁让你瞎说的。"

安心看着他说:“谁让你跟我妈说我不想要孩子的?”

顾明杰瞪着她说,“伤害比我的小多了,好吗?你信不信?我妈明天就知道了,然后还有我姑姑家,我姑姑,我奶奶,我们邻居,甚至整个小区。这里可能有我的学生。”

安心摸摸鼻子说:“我也没说别的。你们都有丰富的联想。我能怎么办?”

顾明杰瞪了她一眼,说“你还想说什么?”安然用舌头吸着脸颊,憋着笑!

顾明杰越想越生气。他瞪着她说:“我告诉你,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来挽回我的名誉,否则你就得给我生个孩子!”

安全的盯着他说:“我怎么帮你拿回来?”顾黑着脸说,“我不管!想办法!”他轻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起身离开了!

留下安龙儿捂着额头,哀嚎。

几天后,顾和安龙儿去他们公婆家吃饭!

顾的母亲旁敲侧击地问顾:“孩子,你是不是觉得手脚冰凉无力?”

顾瞟了安龙儿一眼,安龙儿心虚的瞥向一边!

顾接着说:“我儿子有隐疾,也不丢人。让我们照顾它,我们会没事的。”

顾黑着脸说,“妈!我什么都没有!”

谷牧红着眼睛说:“儿子,妈妈知道你压力很大。你一定不能因为这件事有什么心理压力。”

顾明杰一脸阴沉地盯着安龙儿,说:“安龙儿,跟我说话!”

顾打了他一下,说:“你怎么对安然这么凶?”

轻咳一声说:“妈,其实不是这样的。”

顾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你也不必为他隐瞒这件事。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古明杰哀叹道:“我的天啊!”

牢牢地压制住嘴角的笑意,她瞟了顾一眼,却喜出望外。

顾明杰似乎感觉到她在微笑,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她。

对头冤家(对头冤家的意思是什么)

安全地瞥了他两眼后,他使劲地咂着脸颊,掩饰自己的骄傲!

回家后,顾明杰把她推到墙上,说:“你有什么建议?”

安冉红着脸盯着他说:“顾杰明,我现在发现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顾明杰看着她说:“给我生个孩子吧。”

安冉瞪着他说:“我们每天都在吵架,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古走近她说:“如果我们家不离婚,婚姻就会天长地久。”

安然眼神回避,说:“你不喜欢我。你打算和我共度余生吗?”

顾用手摸了摸她的小脸,说,“谁说我不喜欢你了?我爱你是出于恨,所以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安龙儿躲着他的手说:“还是要的,只是你不要。怎么能掉呢?”

顾捏捏她的小脸,说,“你觉得我想干什么?你能阻止我吗?”

安龙儿脸红了,说:“顾明杰,你能不能点面子?”顾明杰冷笑一声,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拼命挣扎着,越是这样,顾就吻得越用力。

直到耳边传来衣服破碎的声音,顾杰铭这才放开她。

安冉红着眼睛打了他一巴掌,然后拿着他的衣服跑了。

那天之后,当顾告别安龙儿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显得有些紧张,和他以前的盛气凌人完全不同。

期末考试临近,班主任忙!

安然忙得一肚子火,嗓子都哑了!

顾看着她说,“你吃了鞭炮了吗?炸掉我的喉咙!”

安冉皱着眉头盯着他,张开嘴,忍住不说。

顾看着她说,“你!也就是说,那些猴孩子不用你催也能学好。”

安冉用沙哑的声音盯着他说:“我用你来教我?”顾明杰大惊小怪地说道,“哎哟!闭嘴吧。这破锣声是什么?”

安龙儿上前用力捏了他一把。顾明杰捂住了自己的腰,看了看四周,然后低声说道,“你疯了。别人会看到的。”

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到家后,顾正在煮冰糖和雪梨汤。

她直接回到她的房间。她洗完澡出来,看到梳妆台上有一碗冰糖雪梨汤。

安龙儿犹豫了一会儿,从碗里抿了一口,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成语网
成语大全!!!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推广成语文化,传承中国文明!!!

上一篇:陈蒙(陈蒙)
下一篇:水蚤是什么(水蚤是什么颜色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