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是什么意思(蛛网尘封是什么意思)

十一、偷偷查。

贾进入某些人的视线,无疑是考察& # 34;暗杀团& # 34;案件的突破。

3月27日,济南市公安局局长李世英、副局长兼监察室主任凌云分别召集专案一、二组两位组长吴炳坤、杜志坚,听取工作汇报,并对下一步工作思路进行跟踪& # 34;暗杀团& # 34;所有的罪犯都被逮捕并被绳之以法进行调查。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贾从理论上来说,只能算是香园亭杀人案的涉案嫌疑人,不能完全认定他一定& # 34;暗杀团& # 34;成员。当然,由于贾常年习武,在保安队当过日伪参谋,参加过日伪组织& # 34;清理农村的行动& # 34;,很可能是杀了群众,甚至以我的抗日经验判断,他去翔远阁当场踩死的只是一个涉案& # 34;小方面& # 34;罪犯很可能是策划、指挥并当场杀人实施三起血案的主犯;而且从他们的政治观点、反动立场和对新政权的仇恨来看,这种人是& # 34;暗杀团& # 34;招聘的主要对象。

关于& # 34;暗杀团& # 34;,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很少,只有华东局社会处转来的秘密信息,即“有人从济南偷渡到青岛跟踪& # 39;保密& # 39;山东站秘密联络,提交军阀,请求接受。”对付这种危害性大、破坏力强的反革命团伙,一定要“稳、准、快”,一定要一网打尽,无一遗漏。否则,在目前的形势下,逃跑者无论是潜伏在当地,还是逃到国民党占领区,都可能留下隐患,对我们的新政权构成潜在的威胁。

所以,虽然目前已经找到了贾参与香园亭杀人案的证据,而且很可能与之有关& # 34;暗杀团& # 34;成员的合理推断,但采取行动逮捕他们是不合适的。一旦你碰了贾,那必然会惊动& # 34;暗杀团& # 34;其他同伙,比如有一定反侦查能力的反革命团伙,甚至像正规特勤组织一样,团伙成员单线联系。那么,贾罪犯的落网,会使他们像毒蛇一样冬眠;如果团伙不是那么专业,贾罪犯的落网会严重影响其他同伙的安全感,或者飞散鸟兽,或者干脆拼死抵抗,这都是我们不希望的。无论是还是凌云都认为现在接触贾是不合适的,所以只能暗中监视他,暗中了解犯人与谁接触,然后扩大调查范围,以获得更多的线索。当然,对于& # 34;暗杀团& # 34;如此罕见的案件,仅仅通过刺探一名嫌疑成员,可能很难实现& # 34;稳定& # 34;还有& # 34;加油& # 34;的目的。最好的办法是派卧底潜入& # 34;暗杀团& # 34;取得敌人的信任后,卧底侦查员获得内幕消息,伺机内外配合。

接下来专案组要做好以下两件事:一组专案组研究制定卧底方案,待时机成熟,果断行动,派侦查员潜入& # 34;暗杀团& # 34;建立内线;第二组负责暗中监视贾的一举一动——工作铺开后,人手肯定会吃紧,市局会为专案组提供增援。此外,贾有一辆摩托车,外出时经常驾车出行。市政局将为项目人员配备一辆小型卡车和一辆摩托车。用皮卡车追踪听起来有点寒酸,但在那个时候,已经很& # 34;奢侈品& # 34;阵容。要知道,解放初期,济南的十一个公安分局,只有不到一半有破车,两个分局连破摩托车都没有,只有几辆旧自行车。

同一天,两个工作队开始各自的工作。第二组对贾的秘密监视早就开始了,但我没想到这个家伙在家里呆了三天没有露面。他住的是独门独户的小房子,一排五间平房,平房前有个大院子。国际刑警的监控点设在贾宅对面的贸易公司三楼,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贾宅内部的情况。贾和他的妻子住在这里,他们的两个孩子一直和他们的祖父母住在一起。看来贾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他一大早起来,扫一扫院子,然后打架舞剑,站在桩上练。一个多小时后,我从房间里搬来一套茶几椅子,坐在中间平房的台阶前。我泡了一壶茶,点了烟,抽了酒,捧着一本合订本看书。估计是休闲用的小说,因为你时不时会透过望远镜看到他面带微笑,用手掌拍着桌面,摇头晃脑在感叹。不久,外出买菜的妻子李回来了,把早饭放回去,夫妻俩一起吃了早饭。

解放后,贾失业了,但从早餐的质量和这种生活状况来看,他似乎并没有陷入困境。后来才知道,他的日常开销都是他有钱的爸爸(叔叔)提供的,他的妻子李家也是小康之家,每个月给女儿一笔相当于普通人的零用钱。接下来的两天半下午,贾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屋里。他做了什么不得而知。偶尔,他会去院子里帮忙种花,或者在逗逗门前的屋檐下吹两笼鸟,擦他的摩托车。晚上他总是很早关门,卧室灯一般八点多就灭了。刑警队去他们家之前,他们关上门之后& # 34;走& # 34;熄灯前,隐约能听到电台播放的话剧、评书节目。他似乎在听收音机消磨时间。

贾的这个& # 34;稳定& # 34;,让刑警感到不可思议——这厮是& # 34;暗杀团& # 34;骨干分子,挂着几条命,要干大事。他们怎么能如此冷静?外围调查期间获得的信息显示,这位业主有一个& # 34;Lynx的屁股& # 34;,而是坐着不动的角色!况且,即使他突然想改变生活,过几天平静的生活,不出去走走,现在他& # 34;暗杀团& # 34;会员们,请自便,他想过平静的生活,& # 34;组织& # 34;允许吗?

这样一想,专案二组的刑警便想到,这个主儿应该就是冯& # 34;组织& # 34;生活,公共场合不要出去散步,待在家里,现在是非常时期,安全第一。所以,如果& # 34;组织& # 34;如果你想和贾商量事情,怎么联系他?

刑警跟着上面& # 34;安全第一& # 34;想到了邮件(家宅没有电话)。事先,根据贾的个人情况,考虑到其可能通过妻子李外出买菜传递信息(如送纸条、物品等),刑警对李采取了防范措施。只要她出门,后面就会有人偷偷跟着她,但她从来没有发现和外人有任何可疑的接触,只是在邮件里没有想过。现在突然想起领队杜志坚惊出一身冷汗,就是带着下属小心翼翼的回去,一天下来又回到隧道& # 34;幸运& # 34;。自从对贾家进行秘密监视以来,没有邮递员给贾家送过信件、包裹和印刷品等任何邮件。李出去过几次,但从未去过邮局。3月30日上午,杜志坚向凌云请示批准,然后到济南市邮电局,向军代表讲了专案组对贾宅邮件控制检查的要求,得到了支持。这一步骤非常及时。下午,邮局截获了一封寄给贾的挂号信。信封上的收信人是贾,寄信人是梁的姓名和地址。对于读者来说,梁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但对于刑警队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但办案人员对此时寄给贾的信非常重视,将其送到市局刑事技术处处理。

技术员先提取了信封上的指纹,然后用专业的技术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用镊子夹出信笺,也先提取了指纹,和另外两个比对,确定了写信人的指纹。工作结束后,刑警对所有的信纸和信封进行了拍照,并将信纸上的文字全部抄了下来。然后,把信笺放回信封,恢复原状,送到邮局正常运作。由于中间耽搁,耽误了一个班次,第二天早上送到了家宅。

信的正文没有署名,用& # 34;不出名& # 34;替换;贾的称谓是& # 34;兄弟& # 34;;也没有日期。这封信里没有几个字。大意是:前几天遇到你,我哥冒昧打听了一下。当时由于时间和场合的原因,哥哥没有回复。我弟弟更关心这件事。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告诉我。渴望!

原来,梁对白强& # 34;井里自杀& # 34;表示深表怀疑。这个大二学生,年纪轻轻,乳臭未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江湖,在干什么& # 34;暗杀团& # 34;这种头& # 34;大不了& # 34;,心里总是放不下一个& # 34;亲情& # 34;词。这几天在家待命,不能出门。闲下来越来越不安。前几天,见到贾,就问贾知不知道白姑娘怎么迷了路& # 34;井里自杀& # 34;走吧。这是& # 34;违反纪律& # 34;为,但是& # 34;暗杀团& # 34;仓促组建,两位领导还没想到要制定保密规则,而且他们& # 34;隐藏的前线& # 34;是个门外汉,没意识到梁对这种询问是很忌讳的,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抗战时期& # 34;童军& # 34;还是今天& # 34;保密& # 34;,那会立刻& # 34;纪律处分& # 34;,认真按& # 34;关闭切割& # 34;这不是不可能的。贾在保安队里当过日本傀儡,深知自己的厉害。梁敢问,但他不敢回答,于是当时就转移了话题。梁知道,是不甘心,现在住在家里,不能探望,就写信来问。

贾是& # 34;暗杀团& # 34;最老最有经验的成员,他认识一群哥们& # 34;玩票& # 34;风险和high 空走钢丝一样高。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现在梁的信立刻让他意识到了风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回信,说不定梁会来找我们,到时候就更不好解释了;写回信,不要说这种事情不能用书面形式谈,这是有可能的,无论梁怎么回答,恐怕都不能接受。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干脆给老板楚洁君写封信,用隐语汇报此事,请& # 34;组织& # 34;处理。

贾的这封信是平信。并不是他以为要防备警方调查,而是他想方便贴出来。3月31日上午,贾妻李外出买菜时,将丈夫密封好的信封取出,在菜市场附近的一家卷烟纸店买了一张邮票,放入店门口的绿色邮筒内。

这封信很快就到了刑事技术员的办公桌上,处理方式和上一封一模一样。由此,警方知道了楚的姓名和住址。贾被称为& # 34;文武双全& # 34;梁是的学生,字斟句酌,精妙曲折。楚接君是老师,所以他自然能理解。

当时,根据指纹比对的结果,警方已经确认贾是香园亭三生命案的现场罪犯之一,也是杀害白江的两名凶手之一;梁没有参与香园亭杀人案,也不是杀害白江的凶手。专案组在外围侦查中发现,今年1月,梁因骨折到济南市立医院进行手术治疗,第一任护士为白江;之后医院同事两次在医院门口看到这样一个等白江下班的小伙子,就一起走了。于是,专案组推测,白江是被指使来接这个角色的& # 34;暗杀团& # 34;信差去青岛联系打电话& # 34;保密& # 34;梁应该会参与其中。给贾写这封信的意思,就是对白江之死存疑,问一个问题——白江之死,& # 34;暗杀团& # 34;对领导梁的解释大多是& # 34;自杀& # 34;。这和警方出于调查需要,做了童百江母亲白淑华的工作后公布的死因是一样的。

回来再说说项目组的工作。

吴炳坤主持的项目中的一组调查人员这几天一直沉浸在派人潜入的研究制定中& # 34;暗杀团& # 34;一个内部秘密计划。卧底计划的制定要建立在熟悉情况的基础上。所以首先要根据自己掌握的线索进行分析预测。吴炳坤在墙上贴了整整一页& # 34;白色报纸& # 34;(民间对用大白纸整份报纸的老称呼),把大家想到的情况都标在上面。为叙述和阅读方便,以下研究结论写在这里。第一,& # 34;暗杀团& # 34;将密函与& # 34;军阀& # 34;交付给& # 34;保密& # 34;之后一般是怎么考虑的?这群反革命分子& # 34;个体经营户& # 34;行动的对象不可能只是像香园亭命案受害者那样的普通人。它的重点应该是我们的党政军干部甚至领导人,以及对我们的仓库、电厂、桥梁等重要机关和设施的破坏活动。如果这些行动想要成功实施,就必须依靠& # 34;保密& # 34;提供设备和技术指导。"保密& # 34;提供支持的前提是& # 34;暗杀团& # 34;秘密信件寄到青岛& # 34;军阀& # 34;获取& # 34;保密& # 34;认可。因此,这帮人还没有拿到& # 34;保密& # 34;一般来说,我们在回复之前不会有什么大动作。顶多做一些零星的收集信息的工作,为以后的行动做准备。

"保密& # 34;在接收来自白江的& # 34;军阀& # 34;收到密函后,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按照特勤工作的思路,正常情况下,& # 34;保密& # 34;山东站应指示其控制下潜伏在济南的特务组织& # 34;暗杀团& # 34;进行秘密验证。但此刻的情况不再& # 34;正常情况& # 34;,国民党军队正在节节败退,& # 34;保密& # 34;总部已经撤到广州了,估计山东站的这些人很快就要涂油洗脚了。因此,& # 34;山东站& # 34;权衡之后,很可能会采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干脆向局总部汇报——毛仁凤接到这个消息,一定喜出望外,会派人员去核查,如果核查属实,会下令& # 34;暗杀团& # 34;分配特工装备,派专人到经济指导。这就是广州总部的情况。山东站的这些间谍现在有危险,他们根本不想掺和进来。最好就此打住。

第三,& # 34;保密& # 34;总部会通过什么方式与& # 34;暗杀团& # 34;取得联系?"保密& # 34;潜伏在济南的特务有三种& # 34;组织形式& # 34;,分别是市、省、总部。"保密& # 34;自然,总部可以派遣其他潜伏间谍组织在山东站或济南市和& # 34;暗杀团& # 34;取得联系,但是有一点是山东站或者济南的其他潜伏间谍组织无法代替总部的,那就是提供活动经费,发放装备,对特工进行技能培训。因此,& # 34;保密& # 34;最终,总部还是需要指派特工直接与& # 34;暗杀团& # 34;接触。当然不一定要从广州派人,也可以从南京、上海或者其他城市抽调有能力的间谍担任教官。特工教官都是高级特工,级别应该不低。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可能从事兼职工作& # 34;暗杀团& # 34;负责操作的人员。从间谍业务的保密需要来看,这个决定一旦做出,是不可能让其他内部间谍知道的。不管是写信还是派人上门& # 34;暗杀团& # 34;取得联系,应该是& # 34;保密& # 34;总部会直接安排,不会假冒山东站或者济南的其他潜伏特务。

根据以上分析,项目中的一组调查人员判断是否能找到机会安插我们的卧底。从& # 34;暗杀团& # 34;连续两起命案并没有消除犯罪痕迹,充当信使的女护士白江在济南火车站丢失怀表等情节判断(& # 34;暗杀团& # 34;比如告诉他们如何沿途防范,不一定能让扒手得手),这群反革命分子显然缺乏反侦查经验。白江联系了青岛之后,这几天他们肯定一直在期待& # 34;好消息& # 34;在此期间,自然会影响& # 34;保密& # 34;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将被分析。但这些外行的分析质量,是无法和项目人员此刻的预判研究相比的。

调查人员认为我们派了秘密特工去& # 34;保密& # 34;以山东站或总部专员的名义联系应该是可行的。当然,不可能给他们带来资金和设备,但这是& # 34;不会被运送到& # 34;如花言巧语敷衍了事,先稳住他们,& # 34;暗杀团& # 34;让我们找出成员的所有细节。

这样,卧底方案的早期构想已经形成,是时候考虑打人了& # 34;暗杀团& # 34;你是如何在内部工作的?

等一下,问题来了!让& # 34;专员& # 34;转到& # 34;暗杀团& # 34;你哥哥在哪里?这位兄弟在哪里?

此时,3月30日下午,专案刑警二组刚截获一封梁寄给贾的挂号信,送到市局进行技术鉴定,信的内容还没来得及分析。虽然信封上有寄信人梁的姓名和地址,但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 # 34;暗杀团& # 34;成员。目前项目组手里只有一个对象,贾,已经确定是& # 34;暗杀团& # 34;各位成员,至于这个家伙是不是反革命团伙的头目,暂时不得而知。即使是领导,还是有一个疑问——是他& # 34;暗杀团& # 34;赠送给青岛& # 34;保密& # 34;山东站密函中指定的联系人?

这是项目第一组遇到的一个坎。在这种情况下,& # 34;专员& # 34;你不能就这么过来。第二天晚上,消息传来,贾被第二组的项目鉴定和调查分析所证实& # 34;暗杀团& # 34;重要的是,另一个给贾写信的梁罪犯也是这个团伙的成员。

贾写给楚的信也落入了专案组的手中。贾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遣词造句故意绕圈子,晦涩难懂,但侦查员还是看懂了。信的内容是问楚如何对待梁的询问。同时,调查员注意到写信人的语气相当恭敬。因此,侦查员认为这个姓楚的中学老师很可能是& # 34;暗杀团& # 34;这个领导,至少是贾的顶头上司。

楚接君工作的学校的校长是一位开明的知识分子。项目二组让校长出面问门卫。据了解,最近,社会上有很多人来看望褚先生。一个星期天,十多个人,大部分是年轻人,甚至分几批来了。

那么,这个朱先生应该是& # 34;暗杀团& # 34;领导?项目第一组和第二组是这样判断的。深夜,我向凌云汇报,凌云也是这么想的。楚接君的地址已经掌握了,那么我们可以派卧底吗?凌云摇摇头:还没有!

另一个障碍出现在项目人员面前——如果& # 34;黑仔集团& # 34;给& # 34;保密& # 34;密函中双方见面时使用的暗语呢?虽然这群反革命分子& # 34;个体经营户& # 34;反侦查经验不足,但经验不足不代表没有防范意识。楚、梁和贾都有知识分子的背景。即使我们看看侦探小说,甚至民国武侠作家的作品,如楼主、平江不孝生、王度陆、龚等,我们可能已经建立了这样一种意识。目前,没有理由排除黑帮和& # 34;保密& # 34;我们在商定一个码字的可能性时,仍然不能轻举妄动。因为这种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去,案子就会被煮成稀饭。凌云下令,两个专案组前往& # 34;暗杀团& # 34;对被曝光的三个对象进行秘密监控,同时项目组着手制定卧底方案,卧底人选由上级选定。

十二、李江。

一连三天,两个专案组按照分工,跟踪贾、梁、楚三个目标,对楚工作的中学唯一一部电话进行了监听。但是三个人好像商量过,还是不出门,也不联系。楚接君没有给外面打电话,外面也没有人给学校打电话找他。

寻找卧底候选人的工作进展顺利。济南市公安局的两位领导李世英和凌云,在初选的7名人员中,亲自挑选了一位名叫关天雄的同志,他承担了卧底的重任。走到这一步,是& # 34;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34;-等着瞧吧& # 34;暗杀团& # 34;与& # 34;保密& # 34;你同意一个联合暗号了吗?由于联合码字存在的不确定性,我们也在考虑,如果得不到这个关键信息,如何跨越这个坎。项目组组长吴炳坤私下给自己定下了五天内取得突破的最后期限。这几天,他在负责对目标进行秘密监视的同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平平淡淡,茶饭不思,久久不睡,以至于形容憔悴,气息十足。眼看三天过去了,这个问题还是不见了。

今天早上,吴炳坤去了市局向凌云汇报了三个点的监控情况。可想而知,凌云的工作之忙。吴冰去世后,凌云此刻没有时间见他,所以他坐在督察室的小会议室里等待。过了一会儿,角落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大声响了起来。督察室的规矩在这里,吴炳坤哪敢随便回答,只能任其响着。

电话刚停,一个穿着督察室的办公室女孩出现在门口,向他点了点头:& # 34;老吴同志是吧?有你的电话。"指着电话说。吴冰·郑经,谁发现自己在这里?刚想问,电话又响了。原来是北潭派出所所长。吴炳坤几天前在调查白宅谋杀案现场时与他有过接触。局长说,受害者的母亲白淑华来到警察局,要求会见调查她女儿谋杀案的警察领导。她有话要当面说。

自从女儿被杀后,白淑华整天都在以泪洗面。如果没有亲朋好友轮流陪着她,鼓励她,恐怕她早就自杀了。跳井自杀是有可能的。几个长辈亲戚看着她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商量着。为了减轻失去女儿的痛苦,他们决定不在家里设灵堂,也不接受吊唁。尸体立即被埋葬,并运送到附近的尼姑临时邮寄。

过了几天,白淑华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昨天,她让人在附近的饭店订了三桌酒席,请了所有出事后帮助过她的亲朋好友吃饭,感谢大家的关心,并表示自己已经认命了,以后会照常生活。从明天开始,我们不用再陪你了。过几天,选个合适的日子安葬我女儿。

今天早上,白淑华起床,扫了院子,然后提着篮子去市场买菜。回到家,刚吃完早饭,门外铃响了,平时很少见到的邮递员上门,用普通邮件送来一封信。之前因为白江已经死了,专案组取消了白宅对面的监控点,让派出所多加注意。警察局去过白宫几次。一是了解情况,二是安抚白淑华的情绪,三是照顾她。最近如果有陌生人或认识但有一段时间没联系的熟人突然找上门来,应该到派出所报案,这可能有助于警方调查白江杀人案。现在,当白淑华看到这封普通的信是写给白江的时候,不禁浑身一激灵。她没开门,直接去了警察局,告诉局长,她想见见调查女儿谋杀案的刑警领导。

当时公安局长只知道白江杀人案是刑事案件。至于& # 34;暗杀团& # 34;他从未听说过这件事。但是,按照工作纪律,他没有拆信,甚至没有碰信封。他只是在白淑华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白纸,让她把信放在上面,又找了一个大大的空白色信封,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然后,他拨通了市局总机,要求与项目负责人吴炳贤通话。

吴炳坤立即赶到警察局。听了白淑华的陈述,他拿着信回到市局,让技术人员处理。

这枚邮票展示了一封来自交县(今胶州市)的普通信件,信中有一张明信片,上面用毛笔写着一行汉字& # 34;祝你生日快乐& # 34;。没有迹象表明谁希望生日快乐。下面没有签名。技术员怀疑空白的地方用了密写剂。但使用的显影药水数量有限(其中两种是临时用化学药剂配制的,在当时条件下已经勉强),明信片和牛皮纸信封反复擦拭测试,均无效。吴炳坤拿着这封信去看凌云,凌云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吴炳坤:& # 34;老吴,你怎么看?"

吴炳坤说,我在警察局的时候,曾经问过白淑华。她说她家在交县没有亲朋好友,也没听说过白江的同学在那里,所以觉得很疑惑。我怀疑,这会不会是敌特来了& # 34;暗杀团& # 34;回复?白江去了青岛跟着& # 34;保密& # 34;山东站联系,她带来了信& # 34;暗杀团& # 34;成员的姓名和地址不应写在密函中。这是出于安全考虑,以防信件落入他人之手。然后,& # 34;保密& # 34;在我通过了他们的考试后,我如何与他们联系?大部分还是要落在白姜上。现在,敌人的特种部队发来了这样一封信,看来他们已经完成了& # 34;暗杀团& # 34;审查,准备派人联系。先发这封信,估计是接头的暗号——其中的秘密要提前告诉白江。至于白强是否告诉& # 34;暗杀团& # 34;目前还不清楚,但我倾向于讲。看来白江对自己作为使者来青岛的目的并不知道,就像我们之前分析的那样,但他多少是知道的。这也可能是& # 34;暗杀团& # 34;杀她的原因之一。至于联名码,我觉得不太可能是写在明信片上的这条贺词。明信片的图片中可能隐藏着什么线索吗?

尘封是什么意思(蛛网尘封是什么意思)

这是某处印刷的一套& # 34;世界作家明信片& # 34;在一次& # 34;英国诗人雪莱& # 34;,正面是雪莱站在白雪皑皑的旷野上的油画,下方印着他的名句:& # 34;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34;;背面是写信的信笺。吴炳坤怀疑正面油画中隐藏着某种暗语,但凌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两个人都很担心,凌云说道;"也许暗号是雪莱的诗?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时无法判断。嗯,这是明信片。我请懂行的同志分析一下。"

这种分析类似于密码破译。那时候警察没有这个技术天赋,只有军方有这个能力。

得知凌云有一支直属华东军区的队伍,专门负责这项业务,并且驻扎在济南,凌云就去求助,通过组织关系得到了军方的支持。二十四小时后,凌云召见了该项目的一个小组的组长吴炳坤,并告诉他,经过军事专家的研究,他认为雪莱的这首诗是& # 34;保密& # 34;与& # 34;暗杀团& # 34;接头的暗号。

案件侦破后,根据罪犯的供述,他们提交了& # 34;保密& # 34;密函没有留下地址,但梁受楚和的委托,告诉白江对方收了东西(指& # 34;军阀& # 34;和密函),要问联系方式,可以给他们真实姓名和地址;万一对方没问,走之前一定要主动告知。白强从青岛回来后,告诉梁,他已经告诉了对方。

当楚、和叶计划杀死白江时,他们考虑了在白江失踪后人们来联系她时该怎么办。解决的办法是,指示擅长与下层民众打交道的瘸腿司机联系负责投递白宫地区的邮递员葛长生,以一根烟的价格得到悄悄拦截白江所有邮件的承诺。楚和刘领导不知道程忠义有自以为是和粗心大意的问题。这位主张与葛某协商后,认为不会有问题,便不再追问。前几天志哥有群众举报,说抗战时期有一段历史涉及济南抓杀中共军事情报人员,于是去了派出所,负责送地区的邮递员已经换了。程忠义却不知道葛出事了。这期间他根本没联系过葛——其实葛不靠谱。比如他每个月有两个休息日,他从来没想过休息日有白江的信怎么办。这一点,成忠是不考虑的。

对手没有考虑到的,让我们想到了。4月5日,凌云将军事破译结果通知了吴冰,并询问老吴的想法。吴秉宪发现了上面的& # 34;虽然他不知道葛被捕的事。暗杀团& # 34;这个空子,说起来,凌云指示那个邮局联系一下,了解一下邮递员的情况。很快,我得到了邮局的回复,吴炳坤才知道原来的邮递员葛长生已经前进了三天,现在被拘留在第三分局。

我去提审的时候,葛交代我是被程夫子要求扣留白江邮件的。因此,专案组已经掌握了& # 34;暗杀团& # 34;成为土匪的忠实名址。在征得凌云同意后,他将信还原成原样,加了一个信封,到第三分局看守所,让葛亲笔写下他的忠实地址名,并在邮局葛长生处签名。

这封信是挂号信,按正常程序第二天送到成宅。收到挂号信后,钟诚没有拆开。他把马车赶到楚工作的中学,让门房把马车交给楚。联合编码的这个障碍终于被解决了。趁还来得及,是时候把卧底调查员请出来了。

卧底人员的挑选由李善·图英和凌云主持,费了不少功夫。当时济南公安系统的警察由以下三部分组成:一是接管旧派出所的中共干部约600人;二是解放后新招收的社会进步青年;第三,是符合条件的老警察,被留用。三个成员中,如果说& # 34;热情的工作& # 34;,当推动第二部分时;如果论业务能力和对济南社情民情的熟悉程度,第三部分大概可以算作& # 34;挑& # 34;;就确保新政权安全所需的政治素质和综合能力而言,接班干部无可争议地首屈一指。这种情况下的卧底候选人首先需要政治上的可靠和对党的忠诚。仅此一点就阻止了其他两个成员。因此,初步选择范围在第一部分成员(包括保留中共地下党身份的警察)。但问题随之而来。第一部虽然有各方面都符合卧底要求的候选人,但都卡在一件事上——之前都在市局出现过。既然被人看到了,哪怕只有一次,也有可能被认出来。为卧底& # 34;暗杀团& # 34;对于如此重要的任务,可能意味着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李世英和凌云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向军方求助,就像破译联合密码一样。与地方军方相比,后者在这方面优势明显。早在红军时代,军队就有了自己的情报系统,并逐渐发展到1949年,这方面人才济济,经验丰富。解放后,各地公安局政治保卫部门的业务骨干大多有人民军队情报保卫工作的经历。这一次,警方求助的对象是济南警备司令部。济南有一个秘密小组,警备司令部,负责情报工作。与华东军区情报部门有业务隶属关系。这段时间情报组忙于南京和青岛的情报工作,人手比较紧张,但警备总部领导同意为济南警方提供支援。

田雄,山东烟台人,1942年参加八路军。抗战胜利后的三年多时间里,他从事过武装、侦察和敌后工作。抗战胜利后,特务徐州受组织委派从事情报工作。1947年1月23日,华东军区成立,龚天雄调任军区。次年盛夏,华东人民解放军开始执行中共中央7月16日作出的决定& # 34;攻克济南& # 34;指示,山东省军区司令员许下令组成情报组潜入济南搜集军事情报。田雄选择了这个群体,伪装成残疾流浪乞讨者混入济南。从7月底到9月底的两个月时间里,他独自和与战友合作收集了许多有价值的信息,因此多次受到表彰。济南解放后,他的情报组划归济南指挥,他被任命为副组长。

凌云亲自找关天雄谈话,相当于面试。本来准备讲20分半,和今天的公务员面试时间差不多,但其实只讲五分钟也是可以的。这是一个心理素质特别强的另类,仅仅一次见面就显得微不足道。凌云开口提问:& # 34;你以前做过卧底吗?"

对方摇了摇头,说的是山东农村话,连说没有,就像日本人认定他是八路军一样。

凌云觉得奇怪:& # 34;材料上不是说你一九四七年五月去了南京,遇上蒋匪& # 39;国防部& # 39;卧底十三天?"宫古一个立正:& # 34;报告,长官!卑微的工作不敢在大院扫地,在门厅擦窗户,打杂。属于伪装侦察,不是卧底。"

然后再对话,这个龚天雄可以根据对话内容瞬间不断变换表情,频繁变换角色,可以无视眼前人头的存在。凌云对此非常欣赏,当即做出决定:& # 34;那是你!"

在李世英和凌云开始寻找卧底人选之前,他们考虑过卧底的入门& # 34;暗杀团& # 34;在内部之后,我们的外部力量必须大大加强,为了便于协调、控制和指挥,并在紧急情况下作出及时反应,我们决定成立& # 34;'暗杀团& # 39;项目总部& # 34;,统一指挥专案第一、二组,再从市局、分局抽调三、四组侦查员。凌云是项目的指挥,但是凌云工作太忙。这个指挥长只是一个名字,具体的侦查工作由副指挥长穆桂根同志主持,他是刚从山东省委社会处调来充实济南市公安局督察局领导班子的同志。

凌云被龚天雄卧底后,被告知向穆桂根汇报。一连三天,龚天雄都待在市局的一个秘密地点,听穆桂根介绍案情,熟悉& # 34;暗杀团& # 34;暴露成员,讨论卧底策略等等。根据保密条例,只有李世英、凌云和穆桂根知道龚天雄的秘密工作。这个项目的第一组和第二组的组长没有被告知,但他们可能知道一些情况。

4月9日,龚天雄正式开始卧底任务。

成语网
成语大全!!!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推广成语文化,传承中国文明!!!

上一篇:天罗盗网(天罗盗网电影影评)
下一篇:开心词场背单词(开心词场背单词去掉拼写)

发表评论